龙才文学>仙侠修真>黑化男配跪下求我 > 口红(捉虫) 这可不就是口红吗?
    陆从霜睡醒后,感觉脖子底下有东西硌着,她睁开眼一看,自己正枕在沈轻舟的手臂上,头朝里,歪在他臂弯内。

    她顺势翻身趴在他胸口,伸手在他疏朗的眉上描摹,指尖在他眉心按了按,沿着他挺直的鼻梁一路下滑,停在他挺巧的鼻尖上点了点。

    沈轻舟眼皮颤了颤,却没立马睁眼。

    他这一觉睡得很沉、很香,一觉无梦,要不是陆从霜动他,他都还没醒。

    自打从书生的体内醒来后,他再没睡过一天好觉。从黑店逃出去,一路赶赴京城,到了京城,更是隐忍着恨意在应付科考。

    会试前,他看到太子赵怀信被贬为庶民押出城时,整颗心像是被硬生生的剜出来丢入了油锅,竭力控制,才忍住了没冲上去。

    接着他连续三天都没能入睡,闭上眼全是血。

    他与赵怀信总角相识,彼时,他是江南首富之子,是沈家嫡出的大少爷,赵怀信是一方诸侯的大公子。

    那会儿天下正大乱,他和赵怀信约定好,年满十四岁就上战场杀敌。

    后来天下初定,南北动荡,他如约与赵怀信一起上了战场,杀敌平乱,戎马金甲三年有余。

    天下安定后,他爹特地将他拉到祖宗祠堂牌位前,告诉他沈家的发家史,并告诫他,若想沈家永世太平,就不要牵扯进朝堂,一生一世不做官不为将。

    自那后,他便回到江南临安,做一个安享太平的富家大少爷,整日里银鞍白马度春风,笑入胡姬酒肆中。

    为了避嫌,除了六年前那次到京中上贡,他再没入京,与赵怀信也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他偏安江南,活成了纨绔大少,赵怀信在京城卷入党争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封侯拜相,对做官并无兴趣,考秀才也只是为了在一群公子哥面前展现自己的才学,博得一点虚妄的才名。

    内心深处,他只想做一个黄沙百战穿金甲②的勇将,保一方太平,护大周山河无恙。

    可最终,他们沈家仍旧没能躲过灭门之灾。

    此番他来凉州赴任,正因为得知赵怀信被废为庶民后流放至凉州,他才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官,还不能要高了,必须要比皇上封赏的官低,如此皇上才能答应他。

    眼看着少年挚友有生命危险,他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陆从霜见沈轻舟眼皮一个劲颤,却始终不睁眼。

    她轻轻拉扯了一下他长长的睫毛:“谢大人,醒了就睁眼吧,我要下楼退房了。”